找猫的小鱼

初心( 3 )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能喜欢

   “傻不傻,有一个金子轩,金光善还稀罕什么别的儿子?况且还是个娼妓生的,鬼知道究竟是谁的种。估计金光善心里也犯嘀咕吧。”

   “尤其是读过点书的女人,总是自以为比其他女人高出一截,要求诸多,不切实际东想西想,最麻烦。如果给她赎了身找到兰陵来,还不知道要怎样纠缠不休。就让她老老实实待在原地吧,依她的条件估计还能再红几年,下半辈子也不愁吃穿用度。儿子?唉不提了。”

  “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金宗主,我说过,‘二哥’就不必再叫了。”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咳! 咳!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啊 ! ! ! ! ! ! ! !”孟瑶从梦中惊醒,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只幼小的手,把带着湿意的帕子放在他的额头上“唔~~~~瑶哥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都是洋洋不好,缠着你下山还这么晚回来,唔~~~~洋洋再也不下山了,瑶哥哥你早点好起来行不行,唔~~~唔~~~洋洋以后会很乖很乖的~~~~”孟瑶一把抱住一脸泪痕的薛洋,此时此刻他只想紧紧的抱住这最后一丝温暖,“瑶哥哥?你是做噩梦了吗?没事没事,梦都是反的,有洋洋在呢,洋洋会保护你。”

     薛洋懂事的用小手轻轻拍着孟瑶的,就像之前孟瑶安慰突然从梦中哭醒的他一样,过了好一会儿,孟瑶平复了情绪问到“蕊蕊和糖糖呢?怎么是你在照顾我?”“蕊姐姐在给你煎药,糖糖说打听到了聚魂草的下落,她去看看,多则一个月少则三个月就回来,让我们不用担心。瑶哥哥,你什么时候好呀?”孟瑶轻笑“怎么,照顾你这个小霸王这么累,还不能让我乘病休息一下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今晚能不能让我和你起睡,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一声不吭的躺在床上我心里好怕。”“怕什么呀?”孟瑶摸摸薛洋的头“不知道,只是感觉~~嗯~~~你像是要消失了一样”薛洋稚嫩的语言让病中的孟瑶猛然一怔,还记建瞭望塔的那年,金家内部同时出了事情,孟瑶忙前忙后,本就不好的身子更是雪上加霜,等事情上了正轨后就病倒了,昏迷了三天三夜,把金凌吓死了,那人也特意从云深不知处赶来照顾了两天,当初孟瑶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那人也是这样的说的,如今却是此生不见了。

   “来,瑶瑶把药喝了。”门外传来了蕊蕊的声音,“洋洋胡闹,你不阻止还跟着他胡闹!你要我说多少次,你和洋洋情况不一样,你的灵魂受过伤害,太过虚弱无法完全支撑这个身体,在没有恢复之前要好好静养,你!你!你!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记到心上,难道真的要我把你锁在房间里才行吗!!!!”

     蕊蕊是这回真的被吓到了,当时的孟瑶发着高烧,原本白皙的脸上透着不健康的红晕,嘴里不停的叫冷,但是身上却热的烫手,灵魂极不稳定,都有了溃散的迹象,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当时她们手上还有一颗固魂丹,不然孟瑶很可能就会消失了,不是死了,是真正的消失了,“我…”孟瑶想说些什么,却又被激动的蕊蕊打断“我什么我,你就是不想记性!你说你自己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让人省心,我现在告诉你孟瑶,你现在的身体是我的,你要好好保管,要是你再不好好照顾身体小心我……我……”我了半天蕊蕊还是没我出个所以然了,毕竟无论惩罚孟瑶什么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

    “蕊蕊,我知道错了,以后我都听你的行不行,别气了,乖。”看着孟瑶软软的躺在床上安慰自己,即使再着急蕊蕊也气不起来了“唉,没办法,谁叫人家这么爱你,这回就原谅你了,下回要是再犯我就学当初洋洋在义城那样……”“咳咳咳咳咳”突然孟瑶剧烈的咳嗽起来。

    薛洋正聚精会神的听蕊蕊训孟瑶,突然讲到自己不由得好奇“啊?学我?义城是什么地方,我去过那里吗?”薛洋正想缠着蕊蕊问个究竟听到孟瑶不停的咳嗽一下子把所有的疑问都忘掉了“瑶哥哥你怎么了!”

    蕊蕊连忙端起温好的药,“来来来来,瑶瑶快点把药吃了,好好休息,洋洋也快点去睡觉。”薛洋立即抓住孟瑶的手说:“不要!不要!不要!瑶哥哥答应我的,今天我可以和哥哥一起睡得。”看着默认的孟瑶,蕊蕊也就随他去了“那好吧,不过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叫我,我就在隔壁。”自知失言,蕊蕊赶紧离开,就怕被薛洋问起刚才的事。

     孟瑶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这场病整整养了一个月,这回把薛洋吓坏了,养病期间化身贴心小棉袄 ,寸步不离的照顾孟瑶,孟瑶一度觉得有股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自豪感,但是小霸王始终是小霸王,在确认孟瑶没事了的当天,薛洋就差点把蕊蕊养的金色九纹龙锦鲤给喂死了,要不是蕊蕊回来的早,那后果不堪设想。

    九纹龙锦鲤大多是黑白色,白地雪白,墨纹边缘鲜明是左右对称的流水状, 白斑以闪电纹为基本形态,有“蛟龙升天”的气势,黑墨暗云汹涌,仿佛是欣赏龙的水墨画,因此被世人称为“九纹龙”,相传它们身上有一丝龙的血脉,而这不是传言。所有九纹龙锦鲤里头属金底黑斑最有灵性。它们的血是复原孟瑶灵魂最重要的一味药。没办法孟瑶毕竟是这个时空的人,再加上他的灵魂虚弱,根本无法承受融合外来事物的适应期,当初洋洋之所以没事一是当时薛洋由于阵法的原因被天道惩罚,灵魂溃散,也可以说是天道已经抹去了薛洋的存在,二是因为当时糖糖在取到精灵果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一株融魂草,所以严格来说重生而来的薛洋已经不算是魔道世界的人了,他是薛洋灵魂碎片和精灵果的结合体,是一个新生。
    当初为了找到它们,蕊蕊跑遍了魔道世界的所有地方,连云生不知处都偷偷溜进去过,今天被薛洋差点喂死可想而知蕊蕊是有多生气。
    那天之后薛洋三个月没有下山,一个月没有糖吃,即使是糖糖也不敢惹怒火中的蕊蕊,乖乖的没有放水,还是孟瑶劝说几次再加上薛洋的再三保证蕊蕊才免了薛洋的禁足,不过从此以后薛洋就产生了养猫的念头,总是乐此不疲的偷渡小猫回家,虽然没有一次成功过。结果就是被蕊蕊发现,然后没收糖果外加上抄蓝家家训,还不能用狂草,错一个字多抄一遍,糖糖监督,要是发现包庇的话和薛洋一起重抄,蕊蕊亲自监督。这件事直接导致了薛洋的字比前世有了质的飞越。不过长大后的薛洋回想起这件事总想把当时的自己打一顿,你说你怎么就怎么倔呢?怎么就这么倔呢?这么多遍都不长记性。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过去了,在糖糖和蕊蕊的精心照顾下孟瑶的灵魂终于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但是要完全复原还是少了一味药引,在找到之前只能精心的养着,,毕竟当初在观音庙最后孟瑶是抱着必死之心被聂明玦拖进棺材的,在加上聂怀桑在安排毒烟暗箭时在里面加了噬魂咒符,此符一但粘到身上就如跗骨之蛆,灵魂不灭不休,施术者同时也要承受噬魂的痛苦,很少有施术者能抗过去,他们都是乘自己还清醒的时候自杀了,但是此咒即使是施术者死了依然有效,要不是蕊蕊在之前就悄悄给孟瑶服了固魂丹以防不测,当初在被聂明玦拉进棺材时就被浓重的戾气加上噬魂咒发作弄得直接散魂了。
    蕊蕊用自己的精灵之心温养着孟瑶的灵魂而陷入沉睡,而糖糖又为了解除诅咒四处奔波,终于半年后找到了破解的办法,才有了开头的一幕。